记住我 忘记密码?
下载汽车头条APP
记住我 忘记密码?
下载汽车头条APP
【汽车人】战略投资亏损,那能叫亏损吗?
汽车人传媒 2020-04-05 09:26:18 阅读数 28977

  

当初的收购被投行忽悠了,如今在珠穆朗玛峰顶站岗,不能增持,也不能减持,股票都在外国银行押着。现在老外股市天天都在跌,不是断头铡,就是阴跌,惟一的指望,就是B集团股价尽快反转。

  

文/《汽车人》黄耀鹏

  

最近半个月来,桃总很讨厌秘书送来的财务简报。股灾以后,海外投资这一块基本躺平,浮亏已经超过60%。现在咋办?质押行那边还在等信儿。

  

重新打包上市的事儿,怕是要拖后了。重新打包为的就是圈一笔钱,这几年桃总大肆收购扩张,已经渐渐洗刷掉二代标签。坊间都把他看成本集团的中兴之主了。

  

再一个,收购来的B集团股票现在太扎手了,丢了不是,补仓不能。能不能撑下去等反转,桃总实在没底。

  

海外资金

  

很多人都觉得二代接班很容易。老子打下来的宝座,儿子坐上去就是,是个人就会的事。每天看一次简报,每周内部听一次汇报,每月开一次董事会,每年开一次股东大会。很难吗?

  

还是古人说得好,打江山易,坐江山难。你守着摊儿小心谨慎,说你是收租的二代不长进;你锐意进取积极投资扩张,稍有波折立马被骂惨。什么崽卖爷田不心疼,什么富不过三代,除非二代是个XX蛋。难听的多了去了。

  

  

二代是有原罪的,为了破咒,桃总也是拼了。收购行业No.1的B集团,在前年出海资本管控那个风口浪尖上,容易吗。

  

先和B集团管理层桌下谈好,绝不谋求控股,纯财务投资,将来行业合作,看缘分,不强求,各自核心业务、知识产权等G点一律不碰。

  

接下来就是台面上演戏了。B集团老总表现得冷淡疏离一点,说不释放投资人股份,让到二级市场收购。市场一听,不可能收得齐嘛,这事是忽悠,都放松了,股票也没怎么涨。殊不知,两家投行早就收得七七八八。一半来自市面上,频繁对倒操作;另一半来自对冲基金借股。折腾了半年才收齐,一次性交割,搞定。

  

桃总知道,外界对收购的钱来自哪里很感兴趣。虽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机密,但投行决不能透露。原因很简单,收购资金已经相当于上市公司三年的净利润。本来行业内企业负债率就高,如果不做区隔,负债率会飙到150%,上市公司年报就没法看了。所以,成立个白手套投资公司,专门负责收购。对外……对外就说是“海外资金安排”,不涉及上市公司,也不涉及自有资金。

  

“海外资金”不会从天上掉下来。有人猜来源地方国资。这些分析师可真逗!地方国资出海,动静多大,他们有数吗?

  

  

投行负责筹钱借钱,必要时上点杠杆。像B集团股票这种流动性好的资产,放在哪个银行质押,哪个银行都得同意。质押率90%毛毛雨,比有些大佬99%的吃相是强多了。拿着质押贷款还给借贷方,然后自己背点利息,完美。

  

董事会内部有独董担心资金成本。这一层投行早就想到了,B集团每年分红都有几亿欧元,再通过投资公司挪借一些,基本打平。

  

桃总的小算盘

  

桃总反复衡量过,这笔买卖不亏。一则,没准儿和B集团达成一点合作,不用有什么大实惠,重点是给本集团的形象增加点成色。业务上升到了瓶颈期,如果投资这一块有收益,也算文体两开花。嗯,两开花。

  

二则,做大本集团实力。纯做业务太老实了。想自己老爹当年,吭哧吭哧干了半辈子,企业估值只做大了几倍。后来介入资本操作,搞收购、搞合并,搞合纵连横,几年间规模就扩大了10倍。当然,负债率也上去了。但是江湖上名号是闯下来了。

  

  

桃总早就得出结论,主营业务不赚钱不要紧,一定要搞N多子公司孙公司、复杂投资结构,海外注册,要的就是你们看不懂。八个坛子五个盖,全凭手速。现金流是重点,利润可以做,现金流做不了。到期债务不付,立马现原形。

  

桃总在自家董事会内早有训话,咱这不是炒股啊,是战略投资,懂不?和行业大佬挂上关系。我预判行业早晚进入存量时代,没有增量,那就得抱团厮杀呀。一个一个倒了,B集团肯定是幸存者之一,抱粗腿他不香吗?有外头人喊着进B集团董事会,当然了,桃总也想,但是当初谈好了,纯财务投资,不要投票权,不派驻董事,不再过线增持。

  

君子协议不是最大障碍,老外证监会才是。一旦过线,各种调查也就跟着来了。当初的收购,流程是不是100%合规,桃总不是专业人员,不是非常清楚,但外国投行是什么手段,他还是心里有数的。若是调查出毛病,股票是他的,锅也得他来背。虽然天知道这些股票的真正拥有人是谁。  
  

认栽还是躺平

  

问题恰恰就在这里,被投行忽悠了,如今在珠穆朗玛峰顶站岗,不能增持,也不能减持,股票都在外国银行押着呢。现在老外股市天天都在跌,不是断头铡,就是阴跌。桃总开始还心惊肉跳,现在干脆眼不见为净。质押银行投资经理已经打过两次电话了,每次都让加钱,不加钱就强制平仓。当然不能把国内的钱抽出来,一个是难出去,另一个悄悄抽资金,上市公司会大出血,二次上市就更没影了。

  

  

桃总没办法,只能让投资公司继续拆借资金顶住。不行的话,再加点杠杆?桃总感觉自己上的是老虎凳,杠杆就像脚底下垫板砖,想要立马爆仓还是缓刑,这无须选择。惟一的指望,就是B集团股价尽快反转。在此之前,只能撑住,还要做出若无其事的样子,桃总觉得自己演技和血压都在飙升。

  

顾问们也提不出好办法,建议撤回投资。脱手股票,就得公开披露,浮亏就变成实实在在的亏损。不光亏掉20个月净利润,自己为了这笔收购撒出去多少隐形支出,顾问们根本不知道。亏你们这些废物想得出。桃总想到这里恨恨地骂。这时秘书进来提醒他,银行投资部X经理到了,在15层会客室等待。桃总叹了口气,整整领带,挂好微笑,慢慢地踱出办公室,一如平常。(文/《汽车人》黄耀鹏,部分图片来源网络)【版权声明】本文系《汽车人》独家原创稿件,版权为《汽车人》所有。

发布评论